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业内动态
网络知识产权安全保护,证据还需可信时间戳
    近期,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关于网络知识产权案件的审理指南 (讨论稿)中,讨论了关于网络知识产权在案件中的认定和法律问题。而如今的网络知识产权侵权中,因电子数据自身可能被无痕篡改、容易灭失、原始性无法保障等特点,以往的取证手法已不能满足人们的需求,目前国际上网络知识产权保护比较通用的方法是盖一个“可信时间戳”。联合信任时间戳服务中心是我国目前唯一由国家授时中心负责时间权威保障的可信时间戳签发机构,任何人都可以通过为电子文件加盖时间戳,获得法律认可的“出生证”。根据相关法律,可信时间戳可以作为有效法律证据。以下为北京市高院关于网络知识产权案件的审理指南:
    一、网络著作权案件中
    (一)关于“分工合作”的认定问题
    1、有证据证明被告之间存在分工合作提供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的主观意思,可认定为以分工合作方式共同提供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证据可以是被告自认、合作协议、体现双方合作意愿及方式的往来邮件等。
    2、仅部分被告即能完成通过信息网络传播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的行为,其余被告虽与其订有合作协议等合作的主观意思,也只是帮助扩大信息网络传播的行为,不应认定与直接提供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的被告以分工合作方式提供作品。
    3、需经行政机关审批进行分工合作共同提供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的,发生侵权行为后,由行政机关指定的侵权内容提供者承担侵权责任;其他合作方存在过错致使侵权损害扩大的,对扩大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其他合作方与侵权内容提供者从侵权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中直接获取经济利益的,其他合作方应就非法获益部分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二)关于“实时直播”的法律问题
    4、网络实时直播是指网站将广播电台、电视台正在播出的无线节目信号转换为数字信号通过计算机信息网络同步向公众传播。
    5、被告未经许可实施网络实时直播行为,不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广播权等,但原告可以依据《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十七)项主张追究被告侵害著作权的法律责任。
    6、原告主张被告实施的网络实时直播行为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广播权等的,人民法院应当向其释明。经释明后,原告仍坚持主张信息网络传播权、广播权等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
    (三)关于“网页快照”的法律问题
    7、网页快照是搜索服务提供者为了方便用户而提供的一种技术服务,其本质上是搜索引擎的蜘蛛系统在收录网页时对网页进行的备份。即搜索引擎在收录网页时,根据事先确立的策略抓取目标网页的内容并制作网页复制件,存储于自己的服务器中。当用户点击网页快照时,其所展现的内容即是当时蜘蛛系统从来源网站所抓取并保存的内容。网页快照属于复制行为,而非搜索链接或系统缓存,当事人根据搜索链接或系统缓存相关法律条款提出抗辩的,不应予以支持。
    8、网页快照提供行为是否侵害涉案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取决于两个前提:
    1)该行为是否构成“未经许可,通过信息网络‘提供’权利人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作品”的“提供”行为,即应判定网络服务提供者提供网页快照是否能够实质替代其他网络服务提供者向公众提供相关作品。
    2)该行为是否属于不影响相关作品的正常使用,且未不合理损害权利人对该作品的合法权益的情形。只有同时满足上述两个前提,即网页快照提供行为不仅实质替代了其他网络服务提供者向公众提供相关作品,且影响了相关作品的正常使用,不合理损害了权利人对该作品的合法权益,该行为才应被认定为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行为。
    9、从网页快照本质来看,判断网页快照提供行为是否构成“实质性替代”,从两方面来考虑:1、在来源网页和网页快照均可正常访问的情况下,网页快照可以使得网络用户无需进入来源网页即可获得相关网页内容;2、在来源网页已经不可访问的情况下,网络用户仍能通过网页快照来获得相关网页内容。
    10、判断网页快照提供行为是否属于不影响相关作品的正常使用,且未不合理损害权利人对该作品的合法权益的情形,即是判断该行为是否属于“虽然会在一定程度上构成对著作权人利益的损害,但基于公众利益的考虑,在合理限度内可以容忍该行为对著作权人利益的损害”的情况。
    11、判断网页快照提供行为是否属于不影响相关作品的正常使用,且未不合理损害权利人对该作品的合法权益的情形,可以考虑以下构成要件:
    1)该技术的主要用途为是否为非侵权用途;
    2)该技术的提供者是否在知道侵权具体情形的情况下仍未采取任何措施;
    3)权利人是否能够通过通知删除等方法最大限度地缩小损害范围。作为衡量网页快照是否“不影响相关作品的正常使用,且未不合理损害权利人对该作品的合法权益”的判断标准之一,此处可以借鉴“避风港原则”中的“通知——删除”。权利人要求网页“快照”服务提供者删除网页“快照”的,网页“快照”服务提供者一般情况下应当在接到通知后的十五日内予以删除,否则则属于影响相关作品的正常使用及不合理损害权利人合法权益的情形。
    (四)关于“三网融合”的法律问题
    12、三网融合是指计算机互联网、广播电视网、固定或移动通信网三网相互融合,本质上是内容的传播渠道的多样化。
    13、提供三网融合服务,符合信息网络传播权定义的,即符合交互式传播方式的,网络内容提供商通过三网向公众传播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的,应当认为属于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网络服务商为三网用户提供服务的,在服务过程中除非存在明知、应知的主观情形,应当适用避风港原则免除赔偿责任;对于销售三网终端产品的销售商,改变产品用途或者增加服务项目,致使产品中的服务侵害他人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应当承担与其销售行为相匹配的侵权责任。
    14、在三网融合平台上提供广播电视节目在线转播、轮播、定时播放服务的,广播电视台主张侵犯其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应向其释明权利性质为广播电视组织者权(或者著作权法的第十条第17项其他权利)。广播电视台将其权利授权给其他公司的,按照授权的性质、结合著作权法对于信息网络传播权、广告电视组织者权、其他权利的定义,确定具体的权利属性。如广播电视台、被授权公司不主张侵犯著作权,而是以不正当竞争为由起诉的,应当考虑不正当竞争的构成要件是否满足,作出相应的裁判。
    15、著作权人在三网融合前,将其享有的著作权作品以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形式向被授权人许可的,在三网融合以后,被授权人可以通过三网向公众提供信息网络传播服务,但其行为不应超过授权范围,是否认定侵权应充分考虑双方合同的具体约定。前项规定授权为独占许可的,权利人不能妨碍被许可人转授权,除非双方另有约定。
    16、著作权人在三网融合以后,按照不同网络、终端、时间、地域进行分类许可的,被授权人应当严格遵守合同约定的分类传播范围,不得超范围使用,否则构成违约与侵权的竞合。被授权人超越范围授权他人使用或者进行合作的,通过合同具体条文解释、体系解释等方式确定合同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的授权范围,当事人可以起诉被授权人违约,也可共同起诉被授权人、他人共同侵权或者单独他人侵权。
    (五)关于“避风港”原则的适用
    17、自动接入服务、自动缓存服务、搜索链接服务、信息存储空间服务、P2P服务等可适用“避风港”的有关条款免责,直接提供行为、分工合作等共同提供行为不能适用“避风港”的有关条款免责。
    18、“避风港”原则并不仅限于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件,在网络服务提供者提供有关信息的行为符合前述第一条的,无论权利人主张的是信息网络传播权,还是著作权中的其他权项、注册商标专用权、专利权等其他知识产权,均可参照有关规定适用“避风港”原则。
    19、“避风港”条款应当以直接行为人的行为构成侵权行为为适用前提,也即只有在直接提供行为系未经权利人许可的情况下的所实施的行为时,才有“避风港”条款的适用问题。
    20、“避风港”条款属于侵权豁免条款,而《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属于侵权构成要件条款。如果被告能够举证证明其服务提供行为符合“避风港”条款的适用要件,则无需再判断该行为是否存在《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所规定的情形。
    21、满足“避风港”条款的规定,例如满足《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二十二条所规定的五项免责条件,即能够免责。
    22、不满足“避风港”条款的有关规定,例如不符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二十二条所规定的五项免责条件的任何一项,并不必然承担损害赔偿等侵权责任,被控侵权人是否需要承担侵权责任,还需要结合《民法通则》、《侵权责任法》的有关规定进行判断。
    23、《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二十二条第(三)项所规定的“不知道也没有合理的理由应当知道服务对象提供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侵权”,与《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所规定的“知道”含义并不完全一致,后者既包括知道或者有合理的理由应当知道其服务对象提供了有关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也包括知道或者有合理的理由应当知道服务对象提供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侵权。

    二、网络商标案件案件
    24、审理网络商标案件时,平台服务商法律责任的认定应该坚持利益平衡原则和合理预防原则。
    利益平衡原则即在认定平台服务商侵害商标权法律责任时要兼顾商标权利人、平台服务商、网络卖家和社会公众的利益;合理预防原则即平台服务商应当承担必要的、合理的商标合法性注意义务,在其能够以更低的成本预防和制止侵权行为的时候,其有义务主动、及时采取必要的防止侵权的措施。
    25、防止侵权的必要措施包括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应当与侵权情节相适应,平台服务商在采取必要措施后,应当及时将所采取措施的情况告知网络卖家和商标权利人。
    26、平台服务商负有证明被控侵权交易信息或相应交易行为系由其他网络卖家利用其网络服务提供或从事的举证责任,如果平台服务商对此不能举证证明,推定其为自营型平台服务商。
平台服务商与侵害他人商标权的网络卖家合作经营,且从被控侵权交易信息的网络传播或相应交易行为中直接获得经济利益,应认定其为自营型平台服务商。
    27、中介型平台服务商知道网络卖家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商标权的,但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知道之后产生的损害与网络卖家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网络卖家利用中介型平台服务商的网络服务提供被控侵权交易信息或从事相应交易行为侵害他人商标权是中介型平台服务商承担侵害商标权责任的前提。
    28、中介型平台服务商“知道”包括明知和应知。明知指中介型平台服务商实际知道网络卖家侵害商标权行为存在;应知是指按照利益平衡原则和合理预防原则的要求,中介型平台服务商在某些情况下应当注意到网络卖家侵害他人商标权行为存在。人民法院可以综合考虑以下因素,结合具体案情推定中介型平台服务商明知或应知:
    (1)商标权利人的通知足以使其知道被控侵权交易信息通过其网络服务进行传播或足以使其相信侵害商标权的可能性较大;
    (2)交易信息中存在明确表明未经商标权利人许可的网络卖家的自认,足以使其相信侵害商标权的可能性较大;
    (3)知名商品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出售,足以使其相信侵害商标权的可能性较大;
    (4)中介型平台服务商知道被控侵权交易信息或相应交易行为侵害他人商标权的其他情形。
    29、人民法院应当基于平台服务商为网络卖家所提供的服务的性质、方式和所具备的信息管理能力合理确定中介型平台服务商对网络卖家侵害他人商标权的行为的注意义务。
    30、中介型平台服务商以言语、推介技术支持、奖励积分等方式诱导、鼓励网络卖家实施侵害他人商标权的行为的,构成教唆侵权,应该与实施侵害他人商标权行为的网络卖家承担连带责任。

    三、网络不正当竞争案件
    (一)关于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认定问题
    31、互联网企业披露竞争对手的负面信息时,应确保其客观性,用语应适当,且不应具有恶意,否则将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和第十四条规定的商业诋毁与虚假宣传行为。
    32、互联网企业在宣传本企业及其相关产品时,不应作过分夸大的描述,并应避免使用最高级别的形容词,否则将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四条规定的虚假宣传行为。
    33、互联网企业将竞争对手或其产品与本企业或产品所做的对比介绍,应具有客观依据,否则将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和第十四条规定的商业诋毁与虚假宣传行为。
    34、同类软件产品之间出现的不兼容或卸载行为,如果是由技术功能等客观因素所致,则不易认定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但如果这一情形系由软件提供者的人为设置所致,则应认定该行为违反公认的商业道德及诚实信用原则,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所规定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35、未经许可对他人网站内容的无偿使用行为应维持在合理限度内,如果这一使用行为客观上对原网站起到替代作用,则应认定该行为违反公认的商业道德及诚实信用原则,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所规定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36、利用其他网站用户数量的行为包括在其他网站的界面上弹出广告、在其他网站搜索栏中增加下拉提示词、将软件协议植入其他即时通讯软件中等行为,上述行为如未经许可,且无合理理由,则通常应认定该行为违反公认的商业道德及诚实信用原则,属于《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所规定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二)关于搜索引擎竞价排名的法律问题
    37、如搜索引擎服务提供者未实施选择、添加、推荐关键词的行为,也未对竞价排名用户实施教唆、帮助的行为,一般情况下,搜索引擎服务提供者对于竞价排名用户所选择使用的关键词并不负有全面、主动、事先审查的义务。如无证据证明搜索引擎服务提供者具有明知、应知的主观过错,则其不与竞价排名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38、搜索引擎服务提供者提供的竞价排名服务,属信息检索服务(非广告发布者),搜索引擎服务提供者对竞价排名用户所选择使用的关键词、标题、描述不负有全面、主动、事先审查的义务。
    39、参与竞价排名的网络用户使用了他人享有权益的商标、企业名称或字号、域名等作为竞价排名关键词,而搜索结果链接的标题、描述未显示该关键词,如客观上可能造成混淆,仍应认定竞价排名用户构成不正当竞争。

版权所有:北京联合信任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京ICP备06037543号